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大华恩仇引 > 第一?三章 得道之人岂寡助

第一?三章 得道之人岂寡助

大华恩仇引 | 作者:梅远尘| 更新时间:2018-09-02 10:1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怕死,我们梅家的人不怕!”
         ... ...
        郭子沐这一瞬间突然自惭形秽。他心里很愤怒,恨自己的犹疑,恨自己的软弱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真怕死么?”他禁不住自问,“梅家的人当真不怕死么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借你四千五百骑兵。”郭子沐吞了口唾沫,轻声言道,“***备好军需,你明日一早来点兵。”言毕,低头绕开梅远尘行了开去。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见儿子几句话便向郭子沐要到了四千五百骑兵,心中自有一股难言的欢喜。又想起他那句,“我们梅家的人不怕死”,这种欢喜转而成了一种深深的自豪,“毕竟是我梅家的男儿,这副铮铮铁骨当是生而有之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何大人,郭将军已允了借人借马,郡政司便允了这粮草军资罢,你总无异议了?”梅思源转而谓何厚棠道。
        何厚棠与郭子沐皆是夏牧仁心腹之臣,自然共进共退,郭子沐既已允了此事,他断无却拒的道理,当下也不多言,执手朗声道:“梅大人请放心,厚棠这便去筹措,四千五百骑的军资亦不算多,想来今日即可筹集大半,绝不误了你行程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最好了!”郡政司乃正二品大员,比梅思源亦只矮了半阶,且何厚棠向来处事圆滑会做人,梅思源对他便自然多了几份敬重。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何厚棠,梅思源脸上愁容不减,行到湛空、湛成二人面前,勉强笑道:“思源感激二位道长远来报信!”
        二人回礼,湛空言道:“梅先生乃当世贤臣,所谋之事活命万千,掌门忧歹人行恶,特遣我们来相佑。路上碰到哨所驿卒,那实是极巧合的事。既得知如此重要军情,哪有耽搁不报之理?义所当为,先生不必言谢!”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轻轻点了点头,转谓梅远尘道:“尘儿,你虽尚年少,却担得上顶天立地。为父甚是为你开心!”
        梅远尘泪眼婆娑,低沉回道:“祖父早故,孩儿无缘见得一面。然爹为朝廷、为百姓付出多少苦劳心力,孩儿如何不知?我是梅家男丁,虽力有不逮,亦当追随我祖、我父之行,为朝廷分忧,为百姓谋福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好男儿,自当如此!”梅思源重重拍着梅远尘臂膀,大声道。一旁的湛空、湛成亲见这对父子对答,不觉肃然起敬,均想,“小师弟父子,实在是少见的忠勇之士,掌门师兄派我们来佑护梅先生,果然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  四人从右偏厅出来时,已是午膳时分。正厅的接风宴早已备好,只等四人入席。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心中挂念甚多,实在难以掩饰,脸上忧容昭昭。然佳客远来,不敢轻慢,席上勉强站起祝酒,谢道:“恩情不言谢,思源谨记于心!此间事务繁杂,若有怠慢,还请万望勿怪!思源借酒,先行请罪了!”言毕,一杯酒入肚,怅然回座。
        “梅先生,沙陀犯境之事,我已听湛空师弟说了。若先生不嫌弃,我们真武观二十一个老少道士愿意随骑兵出征棉州,望能多少出一份力!”湛通听湛空、湛成讲起栾州及适才偏厅见闻,大为触动,乃借机表明心意道。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想这二十几位道长武功高强,奔袭再适合不过,不禁大喜道:“思源感激不尽!不如席后众位道长与我到正厅相商御敌之策?集思广益,或许能想出一个上佳的拒敌之法,亦不可知啊!”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士领命!”湛通执手笑道。一时间,虽剑悬于颈朝不知息,主客犹饮食尽兴。
        正厅之中,七人正坐,严而不慌,肃而不乱。梅思源坐主位,湛通坐右客首,湛空、湛成等人依次落座,梅远尘站在父亲旁侧。
        “湛通道长,你乃高人,不如赐见?”梅思源谓湛通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士在山上待了几十年,哪里有甚么想法?倒是小师弟乃我青玄师叔得意***,又在华子监求学,思虑非常人可比。小师弟,如此紧要时刻,再不要顾虑甚么,便大胆说罢!”湛通与梅远尘相识不足月,但相处这些时日,早已看出这位小师弟实乃天骄之子,慧根之高,从未见闻有能匹敌者,是以如此言道。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与孩儿分别已年余,虽知他见识、武功进益俱佳,却也知之不甚详,正待开口,却听傅惩来报。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御风镖局易老先生和小三公子来了,说有事相告。”傅惩执手报道。
        梅思源一直感念御风镖局大义之举,此时正感头疼,或许可向老先生取意一二,大喜道:“快请到此处来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易麒麟么?”湛成道人奇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了,正是御风镖局当家易麒麟老先生。老先生一腔正义,助思源实多!”梅思源回道。
        几人再聊几句,已听到傅惩引路之声,易麒麟到了。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个银发老者快步行来,易布衣紧跟其后。那老者行到厅内,一眼锁住梅远尘,绕开迎上前的梅思源,双掌推出向梅远尘攻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梅远尘不知就里,但对方掌力已到跟前,只得出掌相抵。四掌相激,荡起一股强大的劲气。
        易麒麟退了一步,梅远尘退了三步。
        二人对掌只在电光石火之间,厅上众人皆是一脸错愕,面面相觑。易布衣则一脸不可思议之色,“爷爷的武功,天下第二。这位梅公子如此年少,竟能和爷爷对掌而仅稍落下风!功力何其深厚!我原是大大低估了他了!”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易老先生?”梅思源行过去,挡在梅远尘身前,笑问易麒麟道。他不知为何易麒麟会突然向梅远尘出手,且从适才激荡的劲气看,似乎二人对掌间均并未留多少余力。
        易麒麟并未理会梅思源,只直直盯着梅远尘,良久乃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果然是少年英雄!内功竟然深厚如斯!老夫佩服!”
        梅远尘正迷糊间,这才知道这位屡次帮了父亲大忙的易老先生是在试自己功力深浅,一时了然,躬身执礼道:“老先生谬赞了!远尘实不敢当!”
        易麒麟视线转到梅思源身上,一双锐目如鹰,执手道:“梅大人造福百姓,易麒麟甚是敬佩。瞧你一脸烦忧,想来也已知边境之事,老夫便不多少了。不过,御风镖局还有一份大礼,想必对梅大人甚有助益!”
        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